万家彩票|万家彩票官网

他如今高调回归家族被老爷子如此重视却没有半

  亲爱的?
 
    周围桌子上那些人已经笑得东倒西歪了,这已经不是让苏无限吃瘪了,这明明就是在公然调戏他!
 
    苏无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他的反应也是够快的:“那我怎么不见你这样对老爷子说?”
 
    噗!
 
    听了这话,很多人的口水都喷出来了!
 
    让苏锐喊老爷子“贱人”?真亏苏无限想得出来啊!
 
    “胡闹。”老爷子发话了,不过这却是在对苏无限所说。
 
    苏锐嘿嘿一笑,反击道:“大哥,我怎么可能这样喊咱爸呢?这是我对你的专属称呼,全家族上上下下也只有你能配得上这个名字。”
 
    此言一出,全场再度爆笑!
 
    平日里总是高高在上的苏无限,如今竟然成了被苏锐调戏的对象!几乎所有的苏家成员们都觉得心情大好!
 
    在以往二人斗嘴的时候,苏无限几乎可以全面占据上风,可是现在,他却渐渐的输多胜少了。
 
    “大哥啊,我看你还是把这杯酒给喝掉吧。”苏意摇头笑道:“不然还不知道苏锐接下来会怎么样呢。”
 
    苏无限忽然觉得,苏锐这小子让他越来越没把握了。
 
    “算了,我喝了。”他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苏锐同样陪着喝光,这一杯酒,如此畅快!
 
    “敬你二哥去吧。”苏无限皱眉说道。
 
    很显然,他是扛不住苏锐了,看着苏无限的表情,周围的人再度大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二哥,敬你。”苏锐举杯说道。
 
    “光敬酒可不行,得说句话。”苏意笑呵呵的,他竟是跟苏无限一样,也没有端起杯子。
 
    “二哥,祝你……”苏锐想了一下,还是说道:“万事如意。”
 
    从小到大,在写祝福语的时候,人们最经常写的两句话就是——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。
 
    可这两件事说起来简单,恰恰是最难达成的。
 
    这世界那么复杂,万事都如意,那该多么难?
 
    “希望如此吧。”苏意点了点头,就在他把杯子放在唇边的时候,苏锐说了一句:“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。”
 
    这一句关心实实在在,苏意闭上眼睛,喝了这杯酒。
 
    放下了杯子,他的脸上已经因酒精而红了些,对苏锐说道:“你也一样。”
 
    “我从来也不给自己太大压力,因为都是压力主动来找我。”苏锐笑道。
 
    紧接着,苏锐便要敬苏天清了。
 
    “姐,谢谢你一直以来这么照顾我,我知道说谢谢显得太外气,但我还是要这样说。”苏锐说着,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在过往的这些时间里面,苏天清曾因为苏锐受了欺负而暴怒,曾因苏锐回归家族喜极而泣,她的愤怒,她的喜悦,她所有的情绪,竟都和这个先前二十几年从未谋面的弟弟紧紧拴在一起。
 
    苏天清为苏锐做了很多很多,但是却从来没有奢求过任何的回报,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,是这世界上最奇妙的连结。
 
    苏天清这次并没有再哭:“好,以后要经常回家里吃饭,来到首都也不要再住酒店了,就住家里。”
 
    “好的,姐。”苏锐点了点头,苏天清的叮嘱与关心,使得浓浓的暖意遍布苏锐全身。
 
    没想到,这时候苏无限却在冷笑:“当然得住酒店,在家里可不能和姑娘约会。”
 
    苏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懒得跟苏无限斗嘴。
 
    敬完了苏天清之后,苏锐竟是主动站起身来,然后说道:“爸,我去别的桌敬酒了。”
 
    这一句极顾大局的话让老爷子心花怒放,不过嘴上还是说道:“家里的亲戚都认识了吗?要不要让你大哥再带你认一遍?”
 
    苏无限撇了撇嘴:“我才不带这小子去。”
 
    这时候,苏炽烟也插嘴了,她轻笑着说道:“爷爷,您老人家是不知道,下午我爸他都提前跑了,还是我带着苏……小叔和大家认识的。”
 
    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女儿给卖了,苏无限不禁瞪了苏炽烟一眼,然后说道:“回去把最近让你看的那本书全部抄一遍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当即撅起了嘴:“爸,我都不是小学生了。”
 
    没想到,苏无限一旦补刀起来还真的比苏锐还强,他继续瞪着女儿:“还敢抗议?那就用毛笔抄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顿时不敢讲话了。
 
    苏锐把杯子放下:“喂,苏无限,你还是不是个人?是不是也就只能在女儿身上耍耍威风了?丢不丢脸?”
 
    苏无限气结,干脆又一饮而尽,这是杯闷酒了。
 
    苏锐拍了拍苏炽烟的肩膀:“侄女儿,不用听你爸的,这件事情,小叔给你做主了,那书你就不用抄了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哭笑不得:“我是不是得谢谢你?小叔?”
 
    她把“叔”字给拖的很长。
 
    “炽烟,你陪苏锐敬酒去。”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遵命。”苏炽烟说罢,主动拿起一瓶酒,然后和苏锐并肩走出去了。
 
    周围的苏家成员见到苏锐主动敬酒,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甚至个别辈分靠后的还受宠若惊!
 
    苏锐这两年本来就光彩夺目,耀眼无比,他如今高调回归家族,被老爷子如此重视,却没有半点自傲之意,反而还能来主动敬酒,这简直是谦虚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这样的年轻人,简直让人无法不心生好感!
 
    苏锐喝了很多酒,每一杯都是真心实意的,每一杯都是一滴不剩的。
 
    到了最后,甚至苏炽烟得扶着他,才能勉强的保持平衡。
 
    苏锐一桌一桌的敬下来,几乎把所有人都给喝高兴了。
 
    他自己也高兴,一张大嘴乐呵呵的,愣是一直没合拢过。
 
    苏锐转了这一圈下来,愣是一个小时过去了,而他也把整个大厅的气氛给彻底的带动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苏锐喝的可真不少。”苏炽烟说道。
 
    她把苏锐给扶到了主桌,后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脸已经通红通红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,苏无限抬头看向他:“小子,酒量不错啊。”
 
    苏锐笑着拍了拍桌子,说起话来,舌头似乎都有点发硬了:“今天高兴,喝多少都行!”
 

相关阅读